首页资讯科技互联网正文

起诉迪士尼,来自“黑寡妇”的战斗

36氪2021-08-01 09:52:321阅

文/连然

封面来源/IC photo

作为好莱坞具有高影响力的一线女明星,“黑寡妇”斯嘉丽·约翰逊对迪士尼提起的诉讼正在引起连锁反应。

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漫威电影《黑寡妇》主演斯嘉丽?约翰逊在上周四向洛杉矶高等法院提起诉讼,指控迪士尼同时在影院和Disney+流媒体服务上映《黑寡妇》违反合约,并令她损失了票房分成。

外媒方面的诉讼文件显示,此前斯嘉丽?约翰逊与迪士尼旗下漫威娱乐达成的协议保证《黑寡妇》将在影院独家上映90至120天,然而迪士尼违反了协议,以不到30美元的租金在影院和旗下流媒体Disney+上同时发行了电影,消息分析称这一做法预计将使约翰逊损失超过5000万美元。

更多迪士尼演员在考虑维权。比如艾玛·斯通,其主演的《黑白魔女库伊拉》同样采用了院线与流媒体混合发行模式。刚上映的《丛林奇航》也是如此,如果迪士尼未与主演方签订新合约,后者同样可以提起违约诉讼。

疫情对全球影视行业的影响仍在持续,混合发行的模式已是趋势,而这起于周四提起的诉讼正在为其他受到混合发行模式影响的各方树立先例。

但即使是“黑寡妇”也会知道战斗绝不容易,若不是不得已,她和她的团队也不想走到这一步。

迪士尼法务向来被称为“地表最强法务”,对侵权行为可以说是“眼里容不得沙子”,四处抓侵权并且屡战屡胜,而这次自己成为了被诉讼的对象。在制片人池清波看来,迪士尼在违约之前应该“很聪明”地通过法务团队确定了所有违约带来的损失不会超过带来的收益,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违约才有意义可言。

“黑寡妇”的损失

7月9日,《黑寡妇》在院线与流媒体平台Disney+同步首映, 平台会员单次付费29.99美元即可观看。

《黑寡妇》首周北美院线票房8000万美元,第二周暴跌至2600万美元,随后票房收入继续下降;流媒体方面,通过Disney+的付费点播首周末进账6000万美元,不过迪士尼方面仅公布了第一周的收入。

目前,《黑寡妇》总票房为3.19亿美元,按此趋势其可能会成为有史以来票房最低的漫威电影之一。而斯嘉丽·约翰逊的片酬很大部分来自于该片在票房上的收入表现。

在美国影院业务协会的分析中,《黑寡妇》次周票房下降近69%的主要原因正是迪士尼让影片同步上线Disney+,削弱了强劲的早期放映票房以及其他所有窗口期的持久表现,并容易导致盗版流出,从而使影迷们远离影院与付费正版。

而根据长期跟踪盗版新闻的网站TorrentFreak,《黑寡妇》的确是当周被盗版下载最多的电影。

据外媒TechCrunch,在起诉方提供的斯嘉丽·约翰逊的合约代理Kevin Yorn与漫威首席律师Dave Galluzzi在2019年3月的邮件中,斯嘉丽·约翰逊方面在当时就对流媒体服务表示担忧。而Dave Galluzzi的承诺是,《黑寡妇》将会进行传统的院线发行,如果计划发生变化,他们将与约翰逊讨论并达成共识,毕竟合同涉及一系列(高额)票房分成。

然而,决定在Disney+发行《黑寡妇》后,漫威影业和迪士尼并没有回应斯嘉丽·约翰逊团队关于重新谈判合同的诉求。

在提供给TechCrunch的一份声明中,斯嘉丽·约翰逊的律师称迪士尼将像《黑寡妇》这样的电影直接发布到 Disney+ 以增加订阅者,从而提高公司的股价,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他指责迪士尼“躲在 COVID-19 背后”,推进这样的流媒体策略侵犯了好莱坞明星的权利,并且“无论迪士尼如何伪装,它都有履行合同的法律义务”。

迪士尼作出了回应,其声称“这起诉讼没有任何意义”,迪士尼完全遵守了与斯嘉丽·约翰逊的合同。此外,迪士尼称除了斯嘉丽·约翰逊已经收到的2000万美元,《黑寡妇》在Disney+发行还增强了她赚取额外利润的能力。

这份声明还批评了斯嘉丽·约翰逊的诉讼是“对新冠大流行对全球造成可怕而长期影响的冷酷无视。”

院线VS流媒体

然而,疫情只是一个激化矛盾的因素。斯嘉丽·约翰逊对迪士尼发起的诉讼,是疫情持续之下,电影产业各利益方不断升级的战争中的最新一场战斗。

根据《纽约时报》报道,此前为了“院网同步”的决定,经由谈判,华纳兄弟向《神奇女侠1984》的导演派蒂·杰金斯与女主角盖尔·加朵各自补偿了1000万美元的“追加片酬”,以弥补可能损失的票房分成,并换取二人对混合发行模式的支持。

去年12月,华纳兄弟宣布其2021年出品的电影全部将在电影院和HBO Max流媒体平台同步上映,包括《黑客帝国4》《哥斯拉大战金刚》等动作大片,而为修订相关方协议,华纳方面需要支付超过2亿美元。

消息一出,美国多家影院股价应声暴跌,AMC和喜满客院线股价应声下跌超15%。AMC 影院首席执行官亚当·阿伦发声指责华纳兄弟是在打算牺牲其电影工作室部门、制作合作伙伴和电影制片人的很大一部分盈利空间,来补贴HBO Max的发展。

著名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也批评称,“一些我们这个行业最大的制片人和最重要的电影明星,晚上睡觉时还以为自己在为最好的电影公司工作,醒来却发现自己在为最差的流媒体(HBO Max)工作。”

事实上,由于HBO Max发行计划,华纳兄弟此前也曾面临诉讼威胁。

传奇影业为《哥斯拉大战金刚》与《沙丘》两部年度重量级电影注资75% ,在上述公告后向华纳兄弟发出了法律警告,不过此后双方达成协议,混合发行模式得以成行。

像斯嘉丽·约翰逊这样公开起诉迪士尼的案例颇为少见。从2010年的《钢铁侠2》至今,她共出演过9部漫威电影,不过这部风口浪尖中的《黑寡妇》可能会是漫威系列中票房最低的电影之一。

影片上映后,斯嘉丽?约翰逊在接受采访时说,她已经准备退出该系列,“我不打算以娜塔莎的身份回来,这次感觉像是完成漫威身份的一个好方式。”

起诉的消息传出后,由于事件双方的知名度,迅速在新闻媒体和社交网络上成为热门话题,诉讼审判的结果很可能对疫情后影片的发行与分成产生深远的影响。

相比海外,国内的情况有所不同,纷争主要发生在院线与制作出品方之间。比如去年,欢喜传媒旗下原春节档电影《囧妈》宣布在字节跳动旗下各大网络平台首播后,浙江电影行业发布联合声明将对欢喜传媒及徐峥出品的电影作品予以一定程度上的抵制。

池清波对36氪称,就国内而言,影片一旦拍摄完成,有关版权运作的话语权就落在甲方即出品或制作公司手中。大部分演员只负责演戏拿片酬,只有少部分演员可能因为成立公司,投资影片,参与联合出品,才能干涉到影片的上映方式与渠道,对影片的收益有干预与分红的权利。

首页资讯科技互联网正文
评论列表共0条
    热点资讯
    精彩推荐